cam :: 旅行日誌 Alaska Diary
Visits: 3569 times
Last changed: Jul 30, 2012
0 items in this album

 

阿拉斯加日誌

9/8/07 (四) 雨

從睡夢中醒來, 望著窗台的鐘, 原來已七時了, 雖然前一晚心情忐忑, 睡得不好, 生怕颱風影響了行程, 然而醒來心情高漲, 精神飽滿. 望向窗外, 有微雨, 但天色不錯, 雖然三號風球仍高懸, 風力卻明顯減弱.

與母親大人到樓下酒樓飲過早茶, 然後乘坐九時的機場巴士, 在機場巧遇老同學Winnie, 非常開心, 雖然不久前才見過面, 依然有像說不完的話. 待同行友人 Felix, Lilian, Fanny 相繼到達, 隨即往中華航空的櫃檯 check-in, 過程很順行, Felix 和我的行李最重, 因為帶了露營用具, 幸好去美國的航班, 每人可以攜帶兩件70磅的寄倉行李. 航機於下午一時四十分起飛, 經台北轉往阿拉斯加的首府安格拉治 (Anchorage), 心情非常興奮, 籌備了半年的旅程終於出發.

在航機上享用了預訂的海鮮餐, 味道一般, 窗外的夕陽, 色彩瑰麗, 厚厚的積雲染上深淺不同的橙紅, 另有一線不知那裡來的暗影, 投放在積雲的頂部, 又見到一道彩虹般的耶穌光, 如此艷麗的晚霞為我們的旅程帶來了一個美好的開始. 機倉的燈關了, 大部分旅客都入睡, 還有幾個座位頂上的燈仍亮著, 我把毛氈蓋著頭, 覆在窗框看外面星星, 沒有雲的夜空, 繁星像鑽石鑲嵌在黑色的絨布上, 我分辨不到那些星座, 卻數得六粒流星啊!

飛機即將降落Anchorage Airport

 

9/8/07 (四) 晴

由於阿拉斯加的時間比香港慢十六小時, 抵達安格拉治仍是八月九日的早上九時, 航機是由台北經安格拉治往紐約, 所有乘客都要在這裡清關, 輪候入境的時間用上了一小時十五分. 幸好明天才轉機到 Fairbanks, 否則定不夠時間了. 從北樓出口搭乘shuttle bus 往南樓, 租車中心就在下車處不遠的一座獨立建築, 租了一輛五門房車, 行李廂太少, 放不下的行李唯有放到後座位去, 委屈了苗條的Lilian 和 Fanny 要與行李共坐. 領隊兼攝影指導兼司機的 Felix 首次駕駛左軚汽車, 感到新鮮和雀躍, 朝今晚住宿的26街旅舍進發, 我暫時充當導航員. 放下行李後, 馬上到附近的戶外用品店, 替攀山教練 Nip Sir 買bootee(營地穿的保溫鞋), 我也買了一件 Patagonia 的半拉錬 micro fleece 襯衣, 粉橙紅的, 好悅目啊! 跟著到附近的油站便利店, 買了簡便的午餐.

沿 Seward Highway往南走, 約十分鐘便到達 Potter Marsh, 馬路的左方是一大片濕地, 長滿禾草, 路的右面是火車軌, 對外便是海邊, 潮.水正退, 泥灘上只見鳥幾隻, 車停靠在一處空地, 望著 Potter March 的大片沼澤, 見幾隻鴨在遠處水中, 繼續開車往南, 到了 Beluga Point 和Bird Point, 都是旅遊書中介紹的觀鳥和觀鯨熱點, 可惜沒見甚麼, 這一帶沿海地區叫Turnagain Arm, 不知可有甚麼意思, 但海水流經這一帶的水域, 濺起很多旋渦, 據解釋此部分海床有窪地, 是冰河時期受冰川侵蝕, 大石被帶走後形成的. 帶著有點失望的心情折返 Potter Marsh, 途中停在一處 recreational area, 忽見白頭鷹(bald eager) 現樹頂, 大家頓時興奮莫名, 馬上拿起相機, 快門聲響不停. 當大家以為牠靜立不動, 一不留神, 牠竟然高飛遠去, 一個飛揚鷹姿就錯失了.

回到 Potter Marsh, 漫步在木建的步道上, 在一處水道出口, 見晶瑩剔透的溪水,中, 有幾條三文魚朝水流的反方向逆游, 長約兩三呎, 色澤鮮紅. 後返回停車場, 附近的樹叢傳來小鳥聲, 快門聲又再次響起. 小鳥在樹叢中飛來飛去, 我們也鬼祟地追蹤著, 雀躍的心情過後, 睡魔召喚, jetlet效應, 大家就在車上小睡了一回. 夕陽開始西下, 返回市區, 到了Westchester Lagoon, 一個開闊的湖, 湖中有個小島, 見到一些鴨和幾對赤頸鷿鷉, 更有不少海鷗, 坐在從香港帶來的小摺椅, 架起腳架, 在和煦的陽光中, 悠閒的消磨了整個黃昏. 差不多晚上十時, 太陽終於西沉, 往 Fred Meyer 超市買晚餐和明日的早點, 自己請纓弄晚餐, 卻未習慣用hostel 的爐具, 雞手鴨腳, 做好的時候已是午夜了. 臨睡前, 走到屋外, 有點寒意, 天空沒有雲, 也沒太多星, 始終是市區吧, 星空顯得零落, 希望往後到野外時, 會看到滿天星和極光啦 !

 

 

10/8/07 (五) 晴

 

6時起床, 吃了早點, 收拾行李check-out, 隨即再往Westchester Lagoon, 湖邊有人在緩步跑, 有牽狗散步, 也有踩單車, 湖的另一邊可通往一條沿海小徑, 我們在溫柔的晨光中影鳥, 非常舒服. 差不多9時離開, 朝機場去, 要乘11時的飛機往 Fairbanks, 退還租車前, 還要找油站注滿油箱, check-in 又費時, 過海關已是十時半, 有點倉卒. 飛機準時起飛, 天氣晴朗, 藍藍的天, 襯著連綿起伏的山巒, 白雪皚皚的 Mt McKinley 雄偉的呈現眼前, 彎曲的河道像在地上蠕動著, 由南向北延伸開去.

飛機準時中午降落 Fairbanks 機場, Kate 和WK已在機場等候, 他們早一天取道羅省到來. 由於我們打算到黃昏才取租車, 於是先把行李都放在 WK 的 motel, 然後一起往 Fred Meyer 超市進膳, 以及買往後幾天露營所需的糧食, 偌大的空間, 食品琳琅滿目, 我選了一盒壽司做午餐, 還買了一杯 Starbuck 的咖啡.

把所有買來的東西都放在 WK 的 motel, 然後到機場取車, 再到 Billy's Hostel check-in, 再接回WK一同往 Creamer's Refuge 拍攝 Sandhill Crane. 約十分鐘車程, 來到一片廣闊的麥田, 見幾隻加拿大雁在田邊踱步, 噢! 沙丘 在田中央, 泥黃色的, 像收割後的麥田的顏色, 太遠了, 怎麼靠近啊 ? Felix 把車駛往另一邊, 見幾間農莊建築, 有一間是半圓銀色的, 屋頂塗上CREAMER'S DIARY, 還有幾支煙囪, 車停在一旁, 但與沙丘仍與有一段距離, 拍攝的效果欠佳, 於是我們沿小路走往麥田的另一邊, 甫停下來, 即被蚊子圍攻, 又沒帶備防蚊裝備, 於是返回車上, 夕陽開始西下, 當大家懷著有點失落的心情, 打算離開之際, 一群一群的沙丘 從麥田飛起, 再在我們的頭上飛過, 像要歸家去, 有的三五成群, 有的十餘隻, 各人馬上拿起相機, 快門又再熱鬧的響起來. 這個黃昏好充實啊! 各人都滿載而歸.

回到WK 的 motel, Kate 正準備晚餐, Felix 陪伴 Lilian操練左軚車, 我和 Fanny 拍金光閃耀的野草, 未幾Kate已做好晚餐, 熱騰騰的阿拉斯加長腳蟹和意大利粉及雲吞, 好味道啊! 還有水果, 是超甜的密瓜和車里子. 餐後, WK 開了手提電腦, 看了一會他所拍的沙丘, 效果不錯呀 ! Fanny 已經睡眼朦鬆, 於是回到 Billy's Hostel, 房間是一間六邊形玻璃屋, 像溫室似的, 有三張兩層的上下格床. 有一張卻給另一旅客佔用了, 感到有點忐忑, 於是收拾好明天用的物品, 把不急用的行李先搬回車上, 擾讓了一輪, 到得上床休息的時候, 已過午夜, 天邊仍有點亮, 星光顯得微弱.

11/8/07 (六)晴

 

 睡夢中, 被陣陣的 “哦哦” 的叫聲喚醒了, 天已光亮, 想必是沙丘 在鳴叫, 六時起床, 天氣有點微寒, 梳洗後, 吃過早餐, 花生醬多士, 熱騰騰的朱古力咖啡.

七時離開, 趕著九時半在Denali national park 開的 shutter bus. 今日Lilian 開始當導航員, 看著 Milepost, 介紹路上風景, 沿George Park Highway 往西南走, Mt Mckinley 在遠遠的前方, 雪白的山頭非常突出, 景色美麗, 九時三十分到達 Denali National Park 的 Wilderness Centre, 可惜巴士剛開了, 轉乘十點往 Fish Creek的班次, 巴士滿載乘客, 沿路有特定停車點, 另外, 如遇有動物, 巴士亦會停下, 外面的天氣很好, 湛藍的天, 翠綠的草, 綠中又帶點微黃, 原來秋天的腳步已踏進了 Denali, 途中見到的動物有阿拉斯加雞, (還會飛的,) moose, caribou, red fox, gold eagle, 非常開心.

晚上八時才返抵 Wilderness Centre, 取回車後, 到 附近的Grizzle Bear Resort與 WK 會合, 取了房間後, 往Subway 食晚餐, 超級長條三文治, 我們四人要了兩客, 美味. 晚上密雲, 星星我好想你啊!

12/8/07 (日) 陰, 雨

 

清晨五時起床, 煮了咖啡, 香濃美味, 天開始亮, 深藍的天泛起紅霞, 非常美麗, 卻聯想到「朝有紅霞晚有雨」, 未幾已下起小雨來.

收拾好行李, 六時離開, 趕往 Denali National Park, 轉乘六時三十的 camper bus 往 Wonder Lake, 雨下得越來越大. 如同前一天, 巴士在指定地點停車, 約下午一時到達 Wonder Lake Campground, 自由選擇營地, 甫放下背包行裝, 已感到蚊的威力, 大家都帶上早有準備的防蚊帽呢! 起好營後, 往 food shelter 煮午餐, 食物和有氣味的東西都要存在放指定地方, 有厚厚的門鎖上, 以免吸引熊來偷取, 營地有廁所和水源, 非常方便. 簡單的午餐後, 往山上行了一會, 很多小鳥在吱吱喳喳, 地上佈滿成熟的藍梅紅梅, 還有米白的地衣, 別致的野菇等, 好舒服啊!

約五時, 眾人都感疲倦, 回營小休, 我即獨自漫步往湖邊去, Denali 的八月已經是初秋, 綠葉紛紛轉黃, 四周小鳥在鳴叫, 曾有一隻與我非常接近, 定定的讓我拍攝, 真痛快啊! 後來遇上一位背著熊鈴的遊客, 攀談了一會, 我問他可有遇上熊, 他說熊在山的另一邊, 又補充說, 熊不是最可怕, 遇上moose更要小心, 牠一旦襲擊人, 就沒得逃避. 他的說話令我感到有點惶恐, 行了一會便折返營地, 見大家好像午睡正濃, 不 便打擾, 我便往 food shelter 坐下休息, 不少遊客都在食晚餐, 見有一女士摘了大袋的藍梅, 害得我的肚皮即時打鼓了, 幸好有朱古力在身上. 雨後的野花份外美麗, 晶瑩的水珠落在粉紫色的花瓣上, 試玩了相機的重拍效果, 好玩啊!

不經不覺已到晚上八時, 雖然陰天, 天色仍然光亮, 有位女ranger 來到 food shelter , 原來每晚都有主題講座, 今晚是說 Denali 的雀鳥, 說來生動有趣, 遊客都聽得很投入. 講座完畢, 我到營地去喚醒眾人, 是晚餐時候了. 自然又是大廚Kate 和wk伉儷出手呢! 飯後沒甚麼可做,唯有去睡,十時許,天開始暗下來,烏雲密佈,星踪渺然.

 

 

 

13/8/07 (一) 晴

六時半醒來, 打開營幕, 在晨光映照下的 Mt McKinley, 閃耀奪目, 雖然有少許薄雲縈迴在雪峰上, 仍蓋不住雄偉的山勢. 超然屹立在微黃蒼綠的大地上, 難怪到 Denali 不能錯過在 Wonder Lake 露營呢!

天氣有點寒冷, 吃過熱早餐, 感到非常溫暖, 餐後沿著 Mckinley Bar Trail 漫步, 小徑的起點有告示板, 提醒旅客小心熊出沒. 今日天氣很好, 天是湛藍的, 杉樹是蒼綠的, 闊葉樹開始轉黃, 低矮的灌木和地衣也換上黃紅的秋裝, 到處長滿成熟的藍梅和紅梅, 好一個大自然的調色盒啊! 下了一段斜坡, 來到一片低窪的草甸, 部分給水掩蓋了, 有小溪橫亙在前, 幾根木方架上, 成為一道簡單的小橋, 讓遊客經過, 再穿越一片茂密的杉林, 一條急而寬闊的河道出現眼前, 景色不太優美, 是時已過中午, 於是原路折返, 在一草坪坐下休息, 吃了乾糧, 然後選了一片較平坦的草甸小睡, 我在小溪旁踱步, 流水晶瑩剔透, 像泉水般, 真想喝上一口, 無奈自知腸胃太敏感了, 不敢輕舉妄動啦! 小鳥在四周高歌舞動, 時而高飛, 時而又俯衝, 突然有一隻飛到離我不遠的矮樹枝上, 相機的快門又再響起, 無奈也吵不醒熟睡中的 Felix 和 WK, 後來翻查鳥書才知這小鳥是 waxwing.

回到營地已是黃昏五時許, 整拾東西和梳洗後, 六時煮晚餐, 餐後往Wonder Lake 方向行了一會, 黃昏時份, 雀鳥特別多, 還有松鼠啊! 望著湖水, 非常舒服, 天空開始起雲, 看來亦無望見星空了. 十時入營, 準備睡覺, 滴躂聲響起, 雨點落在營上, 噢! 下雨了, 在 Denali, 三日天晴兩日雨, 我們已經走運.

14/8/07 (二) 雨

睡得不好, 因為雨下了一整夜, 營底有點透水, 雨仍下得很大, 被困在營內, 有點惆悵.

大約十時, 雨勢終於弱了, 大家快快的收拾好營具, 在food shelter 食午餐, 有幾隻小雀來趁熱鬧, 之後乘坐十二時四十五的 camper bus 提前離開, 巴士要繼續向前行往 Kantishua後, 才折返往國家公園的出口去, 比來的時間多用上一小時. 車開行了約廿分鐘, 突然停下, 就在車旁的草坡上見到一個 caribou美洲馴鹿, 與我們的距離約廿呎, 大家都非常興奮, 快門聲自然又響過不停.

返抵公園入口的巴士站, 已經是六時半, 取回車, 再往 Grizzle Bear Resort, 全程最貴的一晚, 200美元一間四人的小木屋, 在一河谷上, 流水淙淙. 當大家忙著整拾行李, 把營幕, 睡袋, 地蓆等張開及烘乾, Felix 發現不見了一個黑色布袋, 內有他和我的腳架, 可能遺留在巴士站, 於是大家登上車去, 飛馳往巴士站, 大家的心情都緊張, 究竟行李還在嗎? 太好了, 那個黑色布袋還在巴士站內的一個陰暗角落, 實在太不顯眼, 沒人發覺它的存在, 亦因為在美國, 沒人會拿別人遺下的東西.

回到旅館, 會合了 wk 夫婦, 一起往一間叫 229 Restaurant 的餐廳共進晚餐, 明早大家就要分道揚鑣, 他們夫婦仍留在Denali 多幾天, 而我們則南下往 Nancy Lake , 這一道晚餐非常豐富, 食物美味.

回到旅館, 收拾好行李,入睡的時候又是午夜了, 外面仍是烏雲密佈. 星呀! 星星呀! …我在夢裡哼著葉德嫻的歌.

 

 

15/8/07 (三) 陰 雨

六時起床, 輪流梳洗, 收拾好營幕, 睡袋, 地蓆和其他行李, 然後往 Subway 食早餐, 天色昏暗, 雲霧深鎖, 有點提不起勁! 往Nancy Lake前, 再進入一次 Denali National Park, 離入口的30哩是可以自行駕車的, 想不到有意外收穫, 遇上棕熊一家三口在過馬路, 旁若無人的. 當然熊又怎用怕人, 人應該害怕才對, 卻料想不到有人竟敢追著熊去拍照, 太危險了! 離開 Denali 前, 到了郵局, Lilian, Fanny 和 Felix寄明信片, 我向來沒有這個習慣, 也許不知寄給誰, 今次趁熱鬧寄了一張回公司.

沿George Park Highway 向南走, 雨雲也跟著我們走, 經過Denali state park, 原本是可以回望Mt McKinley與 Alaska range, 不過都給雨雪遮掩了; 到了Denali highway的路口, 天色好轉了, 附近有幾個小湖, 我們去遊了一會, 環境清幽, 景色不錯, 差不多黃昏時分, 才到 Nancy Lake, 在停車場收拾今晚必需用的一切, 如睡袋, 地蓆, 煮食用具, 攝影器材等, 沿小徑步行往今晚住宿的小屋, 約廿分鐘的路程, 說遠也不是太遠, 但因為背著東西, 穿越榭林的小路, 又迂迴曲折, 上上落落, 行得有點吃力, 可是當到達的一剎那, 望見小屋就在湖邊, 剛好夕陽西下, 玫瑰色的晚霞倒照湖上, 幾隻水鳥在暢游, 美景當前, 使人疲累盡消, 大家放下背包, 馬上取出相機, 快門聲又響過不停.

天色轉暗, 在屋前的木檯煮晚餐, 洋蔥湯, 芝士粉麵條, 蕃薯糖水, 夜幕低垂, 四周一片漆黑, 抬頭望天, 穿透繁茂的樹枝, 見天有薄雲, 幾棵星在閃, 遠處不時傳來動物的叫聲, 不知是狗, 是狼, 還是熊! 有點戰戰兢兢的, 快快收拾好爐具, 清潔了檯面, 把垃圾裝好, 掛在樹上, 返回屋內, Felix 把門鎖得非常穩固, 嚴防動物來訪. 屋內有兩張 L 型的上下格木床, 可容四人, 還有木檯和一個火爐, 待到上床休息, 又是半夜了, 屋外傳來呼呼風聲.

 

16/8/07 (四) 晴

八時起床, 見湖面泛起一層薄霧, 像輕紗似的在風中搖曳, 天氣清涼, 陽光和煦, 在屋外的木檯煮早餐, 一杯熱飲, 兩件花生醬包, 已經感到溫飽.

在湖中央, 鷿鷉和潛鳥游來游去, 鳥媽媽更在餵哺幼鳥, 親情洋溢, 我們鬼祟地躲到湖邊草叢偷影, 相機快門響不停, Fanny也謀殺了不少菲林. 小屋內有一本住客留言, Lilian 細心的用英文書寫了一段感受, 然後再和 Felix, Fanny 作了一首中文的七言詩, 原來各人都是文采風流啊!

約十二時, 離開美麗的蘭茜湖小屋, 取回車後, 往湖的另一邊, 來到一個小碼頭, 赫然發現有對鷿鷉靠近, 各人又瘋狂了, 把車隨意泊在路旁, 也沒上鎖, 行李也不顧, 只顧影相. 瘋狂到下午三時, 不捨得也要離開.

沿 George Park Highway 繼續南下百餘哩, 便返抵 Anchorage, 到了戶外用品店, Lilian 想買東西, 卻看不中, 我即買了一頂紅色的 Fleece 帽; 另外, Lilian 的相機電池用光了, 可惜找了幾間店也找不到新電池, 也沒其他辦法, 隨即到 Fred Meyer 買接著幾天的糧水, 兼食晚餐.

晚上八時三十分, 太陽西下, 我們再次起行, 趕往今晚住宿的小屋, 在 Kenai Peninsula 的 Upper Ohmer Lake, 要近三小時的車程, 途經 Turnagain Arm 海岸, 夕陽斜照, 太陽將徐徐跌落海中, 可惜要趕路, 無暇觀賞. 約十一時到達 Upper Ohmer Lake, 四周漆黑一片, 把車停下, 執拾了必需用品, Felix手持行山杖, 大家沿著寬闊的小徑往下坡的方向走, 行了十分鐘, 便到湖邊, 小屋就在眼前, 位置開揚, 湖的面積卻較Nancy Lake細小.

吃過簡單的夜消, 臨睡前, 走出屋外, 抬頭望天, 噢! 好多星啊! 大氣清晰, 能見度高, 但部分天區也有雲, 拍了幾張照片, 便速速返回屋內, Felix把門鎖得非常穩固, 大家安心上床休息, 又已過午夜了.

 

17/8/07 (五) 晴 間中有驟雨

八時半起床, 有少許寒意, 如常燒熱水, 沖朱古力咖啡, 花生醬和吞拿魚夾麵包, Felix 還為大家烘多士, 香噴噴, 好味道啊!

餐後往方向走, 沒有特定景點, 只在尋找白頭鷹, 看過一本旅遊書, 白頭鷹捉走了遊客的一頭可愛的小狗. 車行約一小時, 來到一處叫Anchor Point 的地方, 進了訪客中心參觀, 突然不知是Fanny, Lilian, 還是 Felix 的聰明機智, 大家本來都為電池充電的問題苦惱, 靈機一閃, 懇求訪客中心的職員給一個電制充電, 那是一位肥胖仁慈的的女士, 不但如我們所願, 更介紹我們到附近海邊影鳥.

Felix 把車開到海邊, 面臨浩瀚的Cook Inlet海灣, 巨型的貨櫃船正經過, 遠方是連綿的雪山, 更隱約望到冰川, Felix 繼續把開到沙灘上, 有漁船靠岸, 有許多海鷗, 烏鴉聚集覓食, 沙灘上留下不少鳥的足印, 但見不到白頭鷹的蹤影.

下午二時返抵訪客中心, 取回充電器, 繼續往 Homer 方向, 又走了大半小時, 見到一個名叫 Belga Slough Wildlife Centre, 入內參觀, 隨即詢問白頭鷹的資料, 當然還有充電一事啊! wildlife centre 設有望遠鏡監察著一個鷹巢和幼鷹的情況, 約在一公里外海邊的一棵松樹上, 我們拿著相機和腳架, 慢慢朝著鷹巢方向去, 熱鬧的海邊有不少遊人, 更有畫家在寫生, 約步行了十餘分鐘, 離松樹不太遠, 見幼鷹在巢上學飛, 鷹媽媽在另一棵松樹上監察著, 我們停下來, 不敢走得太近, 以免驚嚇了幼鷹, 失足掉下來. 其後, Felix 發現潮水開始上漲, 要馬上折返, 否則可能要拐一個大彎才能回到wildlife centre; 當返抵沙灘旁的停車場, 我們又見到另一隻白頭鷹, 站在一棵松樹上, 我們耐心的靜候一個飛行的鷹姿, 皇天不負有心人, 拆! 拆! 拆! 相機快門隨著白頭鷹高飛又再響起來.

差不多六時, 返回wildlife centre 取回充電器, 然後再到Homer Spit, 一個沙洲的盡頭, 見到一隻白頭鷹, 站在離岸不遠的燈塔上, 沙灘上遊人不少, 有的坐著看風景, 有的悠閒在看書, 我們則忙於影鳥呀

今天的運氣真不錯, 大家懷著歡欣的心情回程, 更在路旁的草坡見到 moose, 原來在阿斯加真的隨處可見野生動物啊!

約八時許返抵Upper Ohmer Lake 的小木屋, 食過晚餐, 收拾好東西, 大家在屋外聊天與觀星, 繁星滿天, 密密麻麻, Fanny 帶備了星圖, 辨認各個星座, Lilian 看得好入神啊! 不久, 天又起雲了唯有睡覺去, 又是午夜時份.

18/8/07 (六) 陰 雨

五時起床, 收拾好睡袋地蓆等行裝, 吃過早餐, 約六時離開, 要趕往 Seward, 坐船出海, 我們在網上預定了一個custom birding and photography cruise. 可惜今天天氣不太好, 烏雲密佈, 天色昏暗. 

 

七時四十分到達Seward 碼頭, 八時開船, 是一艘小遊艇, 共有十多位遊客, 女船長和女助手帶領我們暢遊 Kenai Fjord National Park. 看到了好幾條冰川流出海中, 船長更把船駛近冰川, 冰的崩裂聲在山谷中迴盪, 冰牆碎裂墮落海中, 蠻有氣勢, 沿海見有海獅, 海豹, 更專程搜索殺人鯨, 至於觀鳥方面, 雖然見到我的至愛puffin, 不過海鳥的種類和數量不算多, 觀鳥的時間Puffin亦不太足夠. 回航的時候, 天氣更差, 風高浪急, 波濤洶湧, 橫風橫雨, 我不得不躲到船艙去, 納悶的空氣差點使我暈眩, 後來幸得 Felix 跟我聊天, Fanny Lilian 一直在船艙外, Gulf of Alaska 的風浪對戰. 

 

五時三十分回到碼頭, 取車後, Mobby Dick Hostel check-in, 輪流大洗, 煮晚餐, 餐後, Exit Glacier 行了一圈, 看過一些營地, 因為明天我們會那裡行山, 如果天氣轉晴, 還會扎營. 

 

之後便返回 hostel 休息, 今日大家看來也很疲倦啊! 我躺卧在床上, 仍感到船的搖晃.

 

19/8/07 (日) 雨

 

七時起床, hostel食早餐, 一如往常, 熱飲和多士, 然後 check-out 離去, 下著微雨, 有點寒意. 

 

到了Alaska Sealife Centre參觀兩層高的建築, 有許多展品和介紹, 更可近距離見到puffin, guillemot, 還有其他海鳥, 約十一時半離開, 往Exit Glacier方向去.  

 

Trekking in Exit GlacierExit Glacier 的 nature centre 取閱了一些資料, park ranger 推介, 我們決定行 Harding Icefield Trail, 全程來回約六小時.

 

 

下午一時起步, 初段路面較闊寬, 沿路見有年份標示, 那代表冰川曾到的位置, 標示牌一直向山後退, 亦表示冰川在後退中. 後來轉入上山小徑, 發現一本上山登記簿, 寫下姓名, 上下山時間, 人數等, 我們登記後, 沿斜坡拾級而上, 有些路段頗陡峭, exit glacier就在側面的山上 '流' 下來. 山坡上長滿翠綠的植物, 更開有粉紅的, 紫的, 黃的野花, 非常美麗,. 雨越下越大, 風也很大, 已經下午四時, 各人的肚皮都在打鼓, 選了一個背風位置, 煲了點熱飲, 吃了乾糧, 然後又繼續上山, 行不多久, 突然聽到哨子聲, 抬頭環視四周, 也察覺不到那裡傳來的聲音, 繼續前行, 哨子聲仍在響, 仿彿是一種提示, 於是停下來再仔細觀察, 回轉頭見一隻小黑熊在我們剛才休息的地方狂奔, 莫非食物的香味引來了小黑熊, 哨子聲就是其他行友在提示熊出沒啊! 

 

來到一處較平緩的山坡, 有幾堆殘雪, Exit Glacier 的頂部不太遠, 望到山上有個避風的涼亭, 應該不用半小時可到達, 然而雨勢又大了, Felix 看看手錶, 已是五時半, 大家商議後, 還是掉頭下山去, 幸好下山時, 雨勢緩和了, 返抵 nature centre 已差不多八時了, 因為下雨, 原先露營的計劃唯有取消, 在沿途 motel 詢問價錢, 頗貴啊! 於是返回昨晚住宿的 Mobby Dick Hostel, 可惜客滿了, 不過 host 也替我們找了一家廉價的住宿 --- Kate's Roadhouse, 離開 Seward 約十分鐘車程, 於是我們先到碼頭附近的Subway 買了晚餐, 才出發. 

 

這個晚上是一個奇遇, check-in 時間竟用上一小時, Kate's Roadhouse 的店東是一位肥胖的中年婦人, 口若懸河, 滔滔不絕, 詳述她家中大小事項, 原本熱烘烘的三文治晚餐都待冷了. 四人住在一間以雪狼為裝飾的小木屋, 細雨綿綿, 倍感冰冷, 幸好有台小暖風機啊!

 

 

20/8/07 (一) 雨

六時起床, 外面仍下著細雨, 有點寒意, 輪流梳洗後, 齊齊享用店東為我們安排了的muffin 早餐和香濃咖啡, 也在住客留言冊上, 寫上香港背包四子的感受.

Marina Highway約八時離開, 向北行, 往 Whittier 乘坐渡輪往 Valdez, 在途中的 Portage, 參觀了 Alaska Wildlife Conservation Centre, 那裡專門收容受傷動物, 有 moose, caribou, elk, black bear, owl 等. 之後繼續往 Whittier 方向走, 經過 Bear Valley 的單管隧道, 火車汽車兼用, 所以編定了放行時間, 我們是在十一時三十分通過的, Whittier 地方很細小, 建築物不多, 碼頭旁泊著一艘巨型郵輪, 可能是航行往返加拿大的. 我們到Marina Highway 的寫字樓換領船票, 船在二時三十分開航, 我們的車經工作人員指示慢慢駛上船去, 把車泊好, 我們轉到乘客大廳休息, 靜看船Valdez外風景, 碼頭有許多海鷗飛來飛去, 船橫越 Prince William Sound 海灣, 遠處有冰川流進海中, 還是下著雨, 迷迷濛濛, 能見度低, 見到海獅聚集在礁石上, 又見三文魚從水中躍起, 間中亦見一些海鳥飛過, 沒其他了. 在船上的餐廳吃過一頓悠閒舒服的晚餐.

約晚上八時半抵達 Valdez, 一個背山臨海小鎮, 整個地區被懸縈在半空的雲霧遮蓋著, 景色非常美麗, 難怪 Valdez被譽為阿拉斯加的瑞士. 我們到了Glacier View Campground, 選了一個不錯的營位, 車就泊在旁, 十美元 一晚, 非常便宜, 把營幕整理好後, 又落起雨來, 我們返回車上聊天. 待雨停後, 煲了一點熱飲, 便回營休息, 今晚難得早睡啊!

 

 

 

 

 

21/8/07 (二) 雨 晴

 

約七時醒來, 煲水沖咖啡, 吃麵包, 收拾好睡袋, 地蓆, 營幕等物品, 繼續上路. Valdez 的清晨, 依然有一層薄雲縈迴在半空, 山與雲霧加上水的倒影, 宛如一幅油畫, 呈現眼前. 在路旁一間訪客中心停下, 索取了一些資料, 職員介紹去看瀑布和三文魚. 瀑布名叫 bride veil fall – 新娘面紗瀑布, 飄逸優美; 至於看三文, 是在一條溪流出口, 三文魚逆流產卵, 上千隻海鷗群集, 場面極其壯觀, 可惜又下雨, 相機鏡頭都沾濕了, 還是不願離開, 快門都傻了, 不停 '拆拆拆' 的響著. 

 

沿 Richardson Highway 繼續北行, 天氣轉晴, Wollington Glacier 食午餐, 麵包乾糧, 有好幾隻喜鵲飛來飛去, 不太怕人, 還有一些類似麻雀的小鳥, 走得很近, 讓我們又影過痛快. Richardson Highway 轉入了 Elington Highway, Kenny Lake 的油站便利店, 買了麵包和什糧, 約四時到達Chitina, 整拾好行李, 乘坐五時四十五分的小型飛機McCarthy, Wrangell National Park 遊走冰川.

 

 

 

 

 

 

 

Root Glacier從飛機下望的景色跟在地上是截然不同, 見到一個一個圓形的湖泊, 是冰河時期侵蝕而成的, 又有河流, 又見高山, 山的顏色也有不同, 有冰封雪白的, 有滿佈植物翠綠的, 也有寸草不生泥黃的, 與山峰的距離好接近, 冰川的景色猶其壯觀, 兩道白雪冰河相遇, 又夾雜著深色的沙塵, 從高向低一直拖曳開去, 宛如一條黑白的絲帶. 三十五分鐘的飛行, 取替了來回三小時的碎石路, 代價二百美元來回, 像是昂貴了一點, 能在航機上飽覽壯麗景觀, 還是值得的. 

 

抵達 McCarthy 機場, shutter bus 把我們載到河邊一條行人橋旁, 步過橋後, 另一輛車接我們到所入住的 Glacier View Campground Cabin , 精緻的小木屋內有一張大床, 一張餐桌和四張椅, 另有個小閣樓, 我們三位女生做了閣樓主人啊! 

 

放下了行李, 出外散步了一會, 四周的樹木開始轉黃, 小鳥在林中吱吱喳喳, 還有松鼠也來趁熱鬧. 天色慢慢暗下來, 返回 cabin煮晚餐, Felix 懸掛了一支電筒作照明, Fanny 也拿來幾個趣緻的小巧電筒, 晚餐是周打薯仔湯, 芝士闊麵條, 紅豆糖水, 好美味! 突然他們拿出了一罐蜜桃, 為我唱生日歌, 好開心啊! 能和好友一起共慶良辰, 夫復何求! 身在何方已不重要, 難得更在阿拉斯加, 甚至更遙遠的, 遺世獨立的 Wrangell National Park, 明天的慶祝活動就是去攀冰啊! 十年後, 如果還有廿年, 三十年, 我也會記著這一個2007的生日!

 

 

22/8/07 (三) 晴

六時半起床, 有點寒冷, 穿了羽絨, 出外呼吸了一口特別清新的空氣, 天色很好, 雖然有雲, 沒有雨已經是一份恩賜, 因為今天要去攀冰啊 !

吃過早餐, 收拾了行裝, 步行往橋的對岸, shutter bus 接載到 Kennicott 的Mt Elias Tour Office, 我們在網上預訂了一個ice hiking and climbing course, 教練分派個人裝備如專用攀冰鞋, 冰爪, 安全帶, 頭盔, 還講解了冰面步行技巧和攀冰理論等, 然後出發, 往 Root Glacier 冰川走去. 經過了一個廢置的礦場, 磚紅的木建築看來還很新, 附近的旅館和商店也是這個顏色. 襯上黃綠的樹葉, 好一幅初秋風情畫! 來到冰川, 灰黑黑又帶點泥黃的, 原來冰川都給泥土沙塵覆蓋了. 換上攀冰鞋及穿上冰爪, 在冰上踏步, 因為有年初在日本雪山的經驗, 今次感到容易了. 沿冰河向上步行, 見有黑色橫紋, 教練說那就好像樹木的年輪, 印証冰川的久遠年代, 我望著冰上一塊枯萎的樹葉, 心想究竟它從甚麼時候留在那裡?

來到一道冰牆下, 我們的教練和另一隊的教練走上了冰牆的頂, 安裝了兩個支持, 放下繩索, 我們和另一隊遊客就在這道冰牆學習爬冰, 那隊只得三人, 一位年青美女和一對年近六十的夫婦. 教練示範了攀爬冰牆的動作, 雖然 Lilian 和 Fanny 同是第一次攀冰, 卻迅速掌握到技巧, 做得非常出色, 一下子攀到頂了, 越玩越開心, 而我 … 唉! 不用說, 活像個大冬瓜呢! 第一回攀不到頂去, 第二回也要廢盡九牛二虎之力, 才勉強攀到! 至於Felix 就如貓托世, 三兩貓步便登頂了, 教練還傳授他更高層次的技巧. 回程的時候, 教練還加插特別節目 – 攀下冰洞, 教練囑咐我們下降多少就要攀回多少, 要評估自己的能力. 我向來謄小又乏力, 下降了十呎, 拍了以幾張照片, 便爬回上來了.

歡樂時光特別過得快啊! 太陽西下, 在回程的路上, 夕陽映在綠黃的樹葉, 磚紅的建築, 份外漂亮啊! 回到住宿的小屋, 輪流梳洗, 煮晚餐, 今晚感到特別冷, 關上屋門, 圍在煮食爐取暖談天, 突然從窗往外望, 發現天邊有點微弱的綠光, 呀! 是極光嗎? Felix 和我馬上拿出相機, 架在窗框上拍照, 唉 ! 我們都把三腳架留在車上, 沒有帶上小型飛機, 否則拍攝的效果會好一點. 微弱的綠光只維持了兩三分鐘, 而且只出現在天邊一隅, 然而已十分雀躍, 我又多一份生日禮物啊!

 

 

23/8/07 陰, 晴

又是早起的一天, 六時半起來, 煮熱飲, 食麵包, 收拾行李, 乘坐八時四十五分的小型飛機回程, 離開這個遺世獨立的Wrangell National Park, 又再一次從高空俯瞰壯麗的冰河, 近距離觀賞奇特的山巒.

返抵 McCarthy 機場, 取回租車, 今天沒有預定節目, 只要入黑前到達二百哩外的Quartz Lake, 我們今晚也是住在湖邊小屋. 沿著 Elington Highway, 轉入Richardson Highway 北行, 來到與Glen Highway 交接的 Glennallen, 有一個大油站, 幾間商店, 一間超市, 最好就是有間訪客中心, 提供免費咖啡, 我們就在那裡食午餐和小休, 那裡還陳設很多展品, 介紹Wrangell National Park和周邊景點. 繼續上路, 隨後的路段是由我們的女車神 Lilian接上, 因為睡魔又急急召喚了Felix呀!往來的車不多, 沿路的景色也不錯, 我望著窗外, 看到車的影子, 感覺如同與車在競賽, 我無聊地在捕捉那瞬間的光影. 夕陽西下, 光線變得微弱了, 映在地上, 映在山上, 倍感溫柔, 我們頻頻下車拍攝, 謀殺了不少記憶卡, 更幸運遇上紅色的彩虹啊!

到達 Quartz Lake時已天黑了, 日落後的湖景依然美麗, 步行往小屋的山路較黑暗, 沿路還傳來陣陣動物糞便味, 我感到有點戰戰兢兢, 走了約十五分鐘, 還沒到, Felix卸下背囊, 拿著打狗棒, 先行探路, 走上一斜坡後, 馬上在大叫, 啊! 原來小屋就在斜坡上, 還俯瞰著整個石英湖, 這間小屋跟其他的不同, 要用密碼鎖, 開鎖又有一點難度, 擾讓了五分鐘, 全賴 Felix 與 Fanny 的聰明智慧, 最終木門大開.

今晚是在阿拉斯加的最後住宿, 因為明天就要歸家了, 晚餐好豐富, 最特別有個蘋果湯, 是Felix炮製的, 還弄來了幾點燭光. 飯後, 齊齊往屋外觀星, 好黑啊! 有點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 看到了銀河, 夏季大三角, 大小北斗, 仙后等, 大家都好開心呀! 直至烏雲蔽天, 才願去睡, 已是翌晨三時半了.

 

 

24/8/07 

九時醒來, 聽得屋外傳來鳥聲, 天色很好, 陽光溫暖, Quartz LakeFelix拍得好幾幅精彩的鳥相. 早餐後, 湖畔漫步, 湖景好美, 如果有時間環湖一周也不錯.

我們在下午一時離開, Fairbanks 進發, 要在五時前返抵機場還車. Quartz Lake 離開 Fairbanks 一百哩, 差不多下午三時到達 Fairbanks, 馬上到 Billy Hostel, Lilian要取回上次住宿時遺下的眼鏡, 然後去 Fred Meyer 買食物和手信, 隨即往機場, 還車, 整拾行李. Felix, Lilian Fanny 突然送來一份生日禮物, 一本 puffin 的, 太開心了, 感謝他們啊!

 

乘坐晚上九時十五的航班往Anchorage, 在機上看到美麗的夕陽, 降落前還看到晚霞中的月出, 阿拉斯加農曆十二的月光啊! 取回行李, 乘坐接駁巴士從南樓到北樓, 找到中華航空的櫃檯, 等候check-in, 乘坐25/8零晨四時的航班, 經台北返香港, 完成了十七日阿拉斯加的旅程.

 

 

相識是緣分, 結伴同遊更是難得, 十多天來, 朝夕相對, 樂融融, 笑不停, 更加難能可貴啊! 希望日後還有機會, 同上路, 結伴遊.

 

返回相簿

 

 

 

 

 

 

 

 

 

 

 

 

 

 

 

 

 

 

 

 

 

 

 

 

 

 

 

 

 

 

 

 

 

 

 

 

 

 

 

 

 

 

 

 

 

 

 

 

 

 

 

 

 

 

 

 

 

 

 

 

 

 

 

 

 

 

 

 

 



1 0.000579118728638 0.0397138595581